拖欠工资、高管离职、工厂停工,谁来拯救博郡

拖欠工资、高管离职、工厂停工,谁来拯救博郡

时间:2020-03-21 07:2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这次,黄希鸣把目标瞄向谁?

  穷途末路的博郡汽车,急需一笔救命钱。

  2月14日,恰逢情人节,当所有博郡天津工厂(原 一汽夏利 工厂)的员工还在急切等待着复工通知时,天津博郡员工手机里却意外等来了另外一个通知:

  “继续休假,2月工资延期发放,五险一金停缴,一切等通知。”

  原因是,天津博郡股东南京博郡汽车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到位,导致天津博郡资金枯竭,故公司全体员工2月工资延期发放。

  据夏利一位员工透露,第一个月的工资是南京博郡在发工资的当日以投资款的形式打来,且只有1400万,而第二个月的工资却靠博郡四处借款勉强支付,到了第三个月,或许博郡已是山穷水尽,才有上文提到的延期支付通知。

  其实博郡汽车的欠薪问题早就开始出现了。

  去年5月博郡汽车就因欠薪、不发年终奖被员工起诉,拖欠薪水员工多达800余人,其2018年向员工承诺的13薪和奖金到现在仍未兑现。

  除了拖欠员工薪资,博郡汽车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也被曝光。

  今年一月, 北斗星通 发布一则《关于2019年度业绩预告暨商誉及资产减值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2019年博郡汽车应收账款预计减值约617万元,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目前处于停工状态,所欠公司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开始逾期,从客户经营状况判断,回款可能性较小。

  对于拖欠供应商一事,博郡内部员工也都知道,他们都认定这次疫情之后不会再有复工了,现在都在找出路,这一点从陆续曝出的高管离职可以印证。

  3月9日,刚于2019年底从领克“跳槽”至博郡担任市场传播总裁的张震宣布离职,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早就离职了,现在只是办个手续。

  “公司连去年12月份的工资到现在还没有发。”

  从走马上任到离职,张震在博郡只短暂停留了三个月。

  选择离开的高管不止张震一个。3月5日,在博郡汽车担任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的陈曦也宣布加盟奇瑞星途,正式接管品牌营销工作。

  拖欠工资、工厂停工、高管离职等问题集中爆发,让博郡汽车正在遭遇创立以来最大的资金危机。

  去年还宣称融了25个亿,为啥不到一年时间,博郡就能过得如此穷困潦倒?

  这一切要从一桩各怀心思的“联姻”说起。

  2019年,博郡为了拿到造车资质,盯上了没落的老牌国民轿车一汽夏利。

  对于一汽集团而言,抛开一汽夏利这个沉重的包袱,不仅能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也有助力集团整体上市;而对于博郡汽车而言,与一汽夏利合作即解决了生产资质难题,更重要的是利于公司融资。

  2019年4月底博郡汽车宣布与一汽夏利达成协议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新能源汽车市场。同年11月20日,双方合资公司成立,博郡汽车也相应通过“借壳”取得了营业执照。

  但看似双赢的局面下,却暗藏风险。

  按照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双方签订的《股东协议》的约定,在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博郡要完成首期缴付出资10亿元,剩余缴付出资的10.344亿元则需在6个月内完成缴付。

  1月14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1月13日,博郡汽车已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其他注资资金仍未到账。

  如今的博郡,还能拿出多少钱注入合资公司?

  其实在发布合资公告后,一汽夏利便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由于南京博郡净资产仅5734.15万元,亏损却达4.8亿元,面对如此高负债的情况,深交所要求一汽夏利结合交易对手方的财务状况,说明交易对手方是否具备相应的支付能力和资金来源,合资公司成立后的生产计划与安排。

  一位参与一汽夏利混改的内部人士透露,“在合资之前的尽职调查中,不少参与者提出过质疑,但随着南京博郡方面对外发布,博郡融资25亿元,给夏利的很多高层吃了一颗定心丸。”

  而这所谓的融资25亿元,实际是2019年5月30日,博郡汽车宣布与 中化国际 旗下的银鞍资本签署的投资合作协议。

  据博郡汽车称,此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银鞍资本,盛世投资、中科产业基金、住友商事、东旺投资、浦口高投、园兴投资等,总规模25亿元,主要用于博郡汽车的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投入。

  不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的工商变更登记显示,只有银鞍岭英基金增进博郡汽车股东名单,持股比例为6.14%,认缴金额847.22万元。而银鞍岭英基金正是博郡旧股东浦口高投与中化国际于2019年4月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

  博郡这25亿的融资至今仍是个谜。而此前经历过的5轮融资也均未披露具体金额。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在尽职调查中,一汽夏利并未对博郡的融资能力深入调查,甚至连一份博郡的融资合同都未见过。”

  梳理博郡以往的融资历程发现,博郡汽车背后的投资方――“政府类基金”一直占重要地位,先后得到南京、淮安、上海三个地方政府的青睐。

  一直以来,地方政府对新能源汽车就抱有极大的热情,而南京政府当属先锋,统计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17年,在南京落户的新能源汽车整车项目已超过10个,加上零部件和研发项目,总计已超过30个。

  为此,成立之初,博郡汽车便获得南京政府的支持。2016年12月,博郡汽车在南京市江北新区注册成立,便获得由南京浦口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与中科招商合资成立的产业基金投资。目前,由南京浦口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与中科招商合资成立的产业基金是博郡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37%。

  相应的,作为回报,博郡宣布在南京浦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年产10万辆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南京政府对该项目期望值是,“预计年利润总额42亿元,税收37亿元”。

  2017年7月,博郡汽车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项目总投资额约50亿人民币,一期投资约为20亿元,工厂建成之后可年产10万辆新能源汽车。

  宣布落户淮安后,同年9月,博郡便获得淮安政府的投资,目前,淮安政府为博郡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89%。

  2018年11月,博郡汽车又与 上海临港 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临港产业区公司签署总投资约35亿元的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在临港产业区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

  不过,在疯狂的跑马圈地后,博郡如今却只剩下一地鸡毛。

  据博郡汽车员工透露,博郡在南京只有一个试制车间,且已处于停产状态,同时因缺乏零部件,还未造出一个完整的样品车。

  而位于上海临港的汽车工厂,至今没有任何动工迹象。

  如今急需输血的博郡汽车,又会把目标瞄向谁?

  上文提到的因南京博郡汽车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到位,导致天津公司资金枯竭,故全体员工工资延期发放。显然,博郡汽车正在等待某地政府的投资。

  那么,这位意向的政府到底是谁?博郡能否等来那笔救命钱?

  据一位天津博郡内部人士透露,此刻负面缠身的博郡汽车董事长黄希鸣本人正在天津,等待天津政府出手相救。

  “黄希鸣已经在一汽夏利办公楼苦等了快两周,且每天呆到晚上6点多才离开。”

  该人士表示,“跟同黄希鸣一起来天津的,还有博郡财务总监易小川,黄希鸣自称天津政府此前答应投五个亿,南京政府也答应投五个亿。”

  黄希鸣

  在此等待期间,天津政府方面与黄希鸣在一汽夏利办公室洽谈过一次,但似乎谈判结果并不理想。

  黄希鸣在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满怀信心的讲过:

  “这是一个历史的机会,我希望博郡未来能在国际舞台上,和大众、丰田同台竞争。”

  那时的野心勃勃,如今变成了小心翼翼、委曲求全,他非常清楚目前博郡的状况,走错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