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幕人生杨嘉敏:机械复制时代的逆流创业逻辑

七幕人生杨嘉敏:机械复制时代的逆流创业逻辑

时间:2020-02-12 05: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文/王先

德国现代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曾抛出这样一个概念:技术革命在当代孵化出一种新的艺术样式——机械复制艺术。在机械复制时代,曾经艺术品“独一无二”的价值属性已经不可避免地消失。比如作为机械复制时代艺术形式之一的电影,人们可以不必亲临拍摄现场便能欣赏。但同时,也恰恰由于这种便捷复制模式的出现,给商人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利润。

而对于一场音乐剧,由于包含观众与演员的交流甚至互动,这种现场元素决定其是一种不可机械复制的艺术。相对而言,在今天如果选择这样一个创业领域,这种不可复制性似乎恰恰会制约其商业模式的扩大繁衍。

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人选择在机械复制时代选择音乐剧这样一个看起来典型“小众”的舞台进行创业?七幕人生CEO杨嘉敏认为,从商业角度看,音乐剧是一种以时间换空间的产品——它需要通过时间的积累来完成市场期待。一部电影,可能短期内票房非常高或血本无归。而对于诸如一部上演了二三十年的百老汇音乐剧的票房累计,或许会比世界上任何一部电影的票房都高。

杨嘉敏同时向网易科技坦言自己的创业逻辑:当下音乐剧在欧美及日韩等国家是一个已经过验证的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但是国内音乐剧市场正处于蓝海,从社会发展阶段来看,也正是一个适合切入商业运作的好时期。所谓“小众”,只是针对当下阶段而言。

以下为网易科技采访杨嘉敏的对话整理:

网易科技: 为什么会选择音乐剧作为创业方向?

杨嘉敏:我在大学时期曾经因为选课等原因初步接触到过一些音乐剧方面的课程,毕业后在日本软银工作期间也比较关注包括音乐剧在内的文化市场,可以说这是自己的一个兴趣点所在。在观察的过程中我发现,在日本,音乐剧已经形成近百亿人民币规模的市场,可以说有了一个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而这当时在中国是没有的,我便想把这个商业模式和自己早期的兴趣点可不可以结合起来做些什么。于是就有了“七幕人生”这个产品的出现。

网易科技: 当时是否有考虑过比如说日本平均教育程度比较高,对于市场的需求更大,中国会是“小众市场”?

杨嘉敏:其实从市场成熟度来讲,日本和欧美的平均受教育水平确实要好很多,他们发展得也比较早。而在中国,80后可以算是第一代真正全民高等教育的阶段。但我觉得音乐剧这个商业模式问题不能仅看市场规模大小,它与社会发展所处阶段有很大关系,实际上日本的(音乐剧)市场正是在八九十年代——文化娱乐市场真正腾飞阶段——发展起来的。当下国内的消费水平正快速提升,这个时间与当时日本音乐剧的发展节点非常吻合,正好是切入的一个时机,“小众”也只是现在这个阶段。而且我觉得中国的市场是要比日本、韩国甚至欧美的潜力更大。

网易科技: 在国内发展音乐剧,是否需要一个“教育用户”的过程?

杨嘉敏:有的,比如现在我们除了宣传剧目,也在向大众普及音乐剧的概念,排除大家对音乐剧的一些误解,让大家觉得音乐剧也是一种非常时尚的娱乐方式。就像从前中国是没有咖啡的基因和文化的,星巴克进来的时候首先给人们灌输“咖啡”这个品类的概念,并且“教育”用户咖啡要喝星巴克,其实跟我们现在所面临情况非常相似。

网易科技: 与国内音乐剧市场,我们有哪些自己的“差异化”?

杨嘉敏:首先是模式,在国内有些做中文版有些做原创,我们会比较坚持做西方音乐剧的版权引进和文化制作,这个模式在日韩经过验证非常成功。其次是我们对音乐剧的汉化处理,国内很多时候对音乐剧的汉化很容易丧失旋律的优美性,我们在这方面非常谨慎,专门有自己的团队来做。另外在运营模式方面,国内大部分引进剧目是短档期,我们定位在长档期,即在一个城市我们至少演两到三个月时间。

网易科技: 当下创业项目大多围绕着复制性很强的互联网行业进行,怎样看待音乐剧这种复制性比较弱的产品?

杨嘉敏:其实我们正在摸索,从某种维度上我们也有“复制”的过程,比如引进西方音乐剧的版权,尽力规避原创失败的风险。(百老汇大多剧目实际上都会失败,剩下只有少数剧目能够在百老汇舞台上长期演出)引进之后也会考虑是否还可以进行某种“复制”,比如现阶段,一幕剧是一场一场地表演,但在日本往往会几个团体同一时间在不同地点一起上演同一幕剧,接下来我们也会考虑。但是相对来讲,音乐剧确实是一个用时间换空间的产品,需要通过时间来积累。像百老汇音乐剧史上一些知名剧目演了二三十年,它累计的票房可能要比世界上任何一部票房都要高。

网易科技: 从做投资(杨曾就职于日本软银集团)转型做创业,角色以外的变化主要有哪些?

杨嘉敏:在创业一开始时心理上会有一些落差,比如在别人眼中那种“高大上”的感觉就消失了。其实我在做投资的过程里接触到许多创业者,加上习惯于从行业或市场的角度看一些问题,也为后来的创业打下基础。以我的个性,更希望有一些很实实在在的从零开始做的过程,就像把一个小孩子养大。

网易科技: 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或感受是什么?

杨嘉敏:千万不要闭门造车。比如团队也在做许多看起来是在创新的事情,但是有些细节的执行层面其实行业内部已经有了成熟的经验,可以直接借鉴的。

网易科技: 怎样看待女性创业?

杨嘉敏:很多人都会问为什么一个女生要这么辛苦地去创业?包括我父母可能也觉得女孩子安安稳稳地做点事情就好。但是我觉得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一些梦想(但未必是创业),创业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人生短暂,如果有想做的就应该努力去做,不过才是最大的遗憾,因为到最后你可能发现最想做的事情都没有去尝试过。女生还是应该有自己的一些事业,这也会让你不那么的狭隘。

网易科技: 由于做投资行业出身,所以会在融资或预算方面比较成熟,在其他方面又是怎样的?

杨嘉敏:坦率讲,非常多的知识都是在创业过程中现补的。其实创业是一个非常好的“商学院”,你所有的课程都要学。比如我们最早做《我,堂吉诃德》这部剧的时候,面临着找团队成员、去导演、做市场宣传等等问题。在没有合适人选的时候,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去学习去试着做,比如说会计,其实投资人做DD(尽职调查)跟创业公司自己去做财务的帐还是不一样的,我们真正的全职财务是去年才到位的,在那之前很多时候帐也是自己做的,我就把大学选修的会计之类的书再翻出来,再重新看一看。所以基本上每个环节都是你在重新学习。所以在创业过程中,你都会处于快速学习的过程,可能你在很多方面都欠缺经验,唯一的办法要么跟其他公司相应部门的人学习,要么就招到这个岗位更合适的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