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一新冠肺炎确诊男子已传染3国11人,来看看

英国一新冠肺炎确诊男子已传染3国11人,来看看

时间:2020-02-14 14:5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摘要: “超级传播者”是怎样传染给其他人的?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英国已经出现“超级传播者”。据英国媒体报道,一名曾前往新加坡的英国男子已被证实将病毒传给了至少11人,其中包括英国的5起病例、法国的5起病例和西班牙马略卡岛的一起病例。

每次疫情爆发时,几乎都会出现“超级传播者”,他们会将病毒传染给大批人,甚至传播至世界各地。这不是“超级传播者”的错,但却会对疫情传播产生重大影响。

还原传播轨迹

这名“超级传播者”是如何感染上新冠肺炎的?他又是怎样传染给其他人的?近日,英国《卫报》就完整还原了他的传播轨迹。

1月20日至22日,这名来自英国萨塞克斯郡霍夫市的中年男子前往新加坡,参加一场销售大会。大会活动在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目的是让世界各地的公司成员加强合作,提升销售技巧。

参加会议的代表共有109人,其中94人是从国外前往新加坡。这94人也包括了一名来自中国武汉的男子。

英国的“超级传播者”正是在这场大会上感染了新冠肺炎。会议结束后,他并没有回国,而是前往位于法国勃朗峰附近的滑雪胜地,法国小镇莱孔塔米讷-蒙茹瓦(Les Contamines-Montjoie)。1月24日至28日,他一直和家人待在那里。此后,他乘坐从日内瓦飞往伦敦盖特威克机场的航班回到英国。由于病毒处于潜伏期,他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感染病毒。回家后,他又于2月1日前往了霍夫市当地的一家酒吧。

直到大会组织者通知参会人员,另一位代表已经感染新冠肺炎,这名男子才联系了公共卫生局,并随后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此后,英国开始排查所有曾与他接触的人。由于在受感染期间,该男子多次出行,也增加了潜在感染人数。与他相关的病例开始出现。

上周,法国卫生部部长阿涅斯·布赞(Agnès Buzyn)表示,包括一名9岁男孩在内的5名英国公民已经确诊新冠肺炎。他们之前在法国小镇莱孔塔米讷-蒙茹瓦的一个小木屋度假,此前那名来自霍夫市的男子曾拜访过这间木屋。另有6名英国公民正在法国医院进行隔离。

英国公共卫生部(Public Health England)也表示英国新增一名确诊病例。此后,一名居住在西班牙马略卡岛的英国籍男子也确诊,该患者1月29日前曾和家人前往法国滑雪小镇度假。

这周一,在英国霍夫市附近的布莱顿市也新增了4名新冠肺炎患者。英国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Chris Whitty)表示,“所有病例都与此前确诊病例有过接触。”

目前,这名患者已经从布莱顿市转移至伦敦一家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英国公共卫生部国家感染防范中心副主任尼克·芬(Nike Phin)说,目前他们的首要工作是和确诊病例接触者取得联系,以此来遏制病毒传播。

什么是“超级传播者”?

“这名患者确实可以被称为超级传播者。”英国卡迪夫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安德鲁·弗里德曼(Andrew Freedman)说:“原发病例已将病毒传染给了异常多的人。”

到底什么是“超级传播者”?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超级传播者”是个有点模糊的术语,目前并没有严格的科学定义。但当一名患者传染的人数比通常情况要多得多时,“超级传播者”就出现了。平均而言,一名新冠肺炎患者传染的人数在2至3人之间。

历史上,“超级传播者”曾对疫情爆发产生重大影响。2003年,一名退休教授将SARS病毒带到了香港,并在一家酒店内将病毒传染给了国际旅客,这些旅客将病毒传播到了另外5个国家,造成国际疫情的爆发。2015年,一名韩国男子在首尔住院时,也将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传染给82人。

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中, 61%的病例传染来源仅来自3%的少部分患者。“在2014年6月的一场葬礼上,就出现了超过100个新的传播链。” 伦敦国王学院的纳塔莉·麦克德莫特(Nathalie MacDermott)博士说。

据悉,历史上第一个记载的超级传播者是“伤寒玛丽”。19世纪初,爱尔兰厨娘玛丽·马伦(Mary Mallon)在无症状的情况下,将伤寒传染给了53个人。最终,她被驱逐并隔离数十年。

古往今来,“超级传播者”常常会被妖魔化,但BBC也指出,很多时候这并不是病人的错。

麦克德莫特博士也表示需要注意描述这些病人时所使用的词汇:“超级传播者并没有错。他们可能也很害怕,需要爱和关注。”

为何会出现“超级传播者”?

专家认为,尽管“超级传播者”并不少见,但人们却对背后原因知之甚少。

“有些人会比其他人排出更多病毒,因此他们更具传染性,也更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爱丁堡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马克·伍尔豪斯(Mark Woolhouse)说。不过,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他也坦言,目前人们并不清楚这背后的生物学基础。

2003年,收治SARS患者的医院也曾成为超级传播中心。这是因为情况最严重的病人同样也最具传染性,医护人员与他们接触时,很容易被传染病毒。

有些“超级传播者”因为工作或居住地原因,接触的人群更多。此外,孩童也容易成为“超级传播者”。“这是为什么关停学校是个很好的举措。”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教授约翰·埃德蒙兹(John Edmunds)说。

我们如何防止“超级传播者”的出现?伍尔豪斯教授认为,英国的这起病例已经为人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更加警惕,尽早检测并隔离病例,这是目前遏制病毒的唯一方法。”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于10日表示,部分确诊病例从未到过中国,但这些病例目前仅是“星星之火”。“我们的目标仍然是遏制(疫情扩散)。呼吁所有国家把握现有机会,防止小火花演变成大火。”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