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天价宿舍事件,现实的无可奈何更可怕

高校天价宿舍事件,现实的无可奈何更可怕

时间:2020-02-14 14: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8月26日,多名东北大学的学生向媒体反映,2019级新生入学之际,该校秦皇岛分校鹏远公寓开出了一学期16640元的“天价”住宿费。8月27日晚,秦皇岛市网信办就此事发布通报称,市政府已经成立联合工作组进驻学校开展工作,对网上反映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

正常情况来看,大学宿舍一年的费用是几百块到一两千不等,可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鹏远公寓的费用最高竟然突破万元大关,16640元的“天价”宿舍费用,包括住宿费以及“增值服务费”,都可以顶很多大学三四年的学费了,令人惊诧。更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去年,这个公寓的最高收费还是5740元,一年住宿费就涨一万多,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那这样的“天价”宿舍费用从何而来呢?原来鹏远公寓是社会力量办的,是市场化的。但无论是社会力量介入,还是市场化操作,都不是“天价”住宿费出现的正当理由。要知道,河北省相关文件规定,宿舍价格最高为1200元,且公寓价格变动需向发改委、财政厅等部门审批。即使是市场化,也要接受相关的管理和规范。

对于这样的“天价”宿舍费用,学校学生表达了极大不满,拒绝涨价的同时,还通过合理合法途径诉求解决,比如寻求学校调解,而且当地物价局也曾介入。 但实际情况是,事情一拖再拖,不仅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还发生过发生过保安恐吓、强制停电、学生因拒绝不合理涨价被扣押毕业证、缴费还要被强制签署“自愿”协议等奇葩乱象。还有媒体报道,所谓16640元的“天价”豪华二人间只是以前的六人间重新装修改造的,甚至连基本的除甲醛措施都没有做过,还有明显的刺鼻味。

之前还有说法表示,入住鹏远公寓是学生自愿选择的结果。可事实是,校内宿舍床位有限,校内宿舍床位按照学生报到的顺序选择,导致一些学生无法住进校内宿舍,故选择了鹏远公寓。这和“自愿”没有关系,反而是赤裸裸的“被自愿”。

此事在过去一两年的处理中,还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有媒体报道,事实上针对鹏远公司的服务价格问题,秦皇岛市物价局曾与其打过官司,但以败诉告终。判决书上显示,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鹏远对学生公寓收取住宿费的行为,不属于行政事业单位的收费行为,鹏远在与自愿选择入住的学生达成协议的基础上,向学生提供标准之外的额外服务,并在收费票据上明确载明收取的费用为“增值服务费”,该行为属于市场行为。

那问题也来了,难道“增值服务费”就可以不受政府监管了? 若如此,那岂不是任何行业的市场价,只要贴上“增值服务费”的标签,就可以漫天要价了?

据进一步了解,当地物价局在接到法院判决后,已于2019年2月26日发函给秦皇岛市发改委,建议发改委部门对有关社会力量举办学生公寓的收费政策文件予以规范。但直到今日,此事也并没有什么实际进展。

种种迹象表明,明明不合理的天价宿舍费用确实存在,但学生们却束手无策,反而还会受到接连的不公待遇,令人咋舌。在这一过程中,学校失语,监管部门失策,呈现出的就是现实的无可奈何。而这种无可奈何,比天价宿舍费用本身更加可怕。

到底是什么让这样的天价宿舍费用可以在现实中畅通无阻?可以完全忽视学生的正当权益?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鹏远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为朱立秋,其名下有十多家公司。

看来此事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不仅要查天价宿舍,还要查其背后的公司。希望经过这次的舆论风暴,能突破现实中的无可奈何,维护学生的权益。不过,也要认识到,靠舆论来突破现实中的无可奈何,也不是长久之道。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默城

编辑 余孟祥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红星新闻(成都商报社)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